• ACF极限缓冲材料

集团

集团

  • ACF

    ACF人工软骨仿生技术

  • ACI

    ACI人工软骨鞋垫

  • ACF实验室

    研发与创新实验
    (这里制造可能性)

  • ACF孵化

    产品孵化
    项目
    创业平台

  • ACF基金

    创业基金
    新材料产业基金

  • 可持续发展

    从经济、社会、环境三个方面一起可持续

Language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热线:400-6543-699

传真:0757-86711210
邮箱:   ACF@acflab.com  客服微信:13302818815

 

版权所有:佛山艾丝孚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5696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顺德 网站管理

《佛企掌舵人》(第16集)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王博伟:以知识与专注夯实科研基础,坚持和创新让科技支撑生命!

【摘要】:
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伟:以知识与专注夯实科研基础坚持和创新让科技支撑生命 误打误撞结缘化学实验,不断学习为成功铺路 科学,是一个熠熠生辉的字眼。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是科学的探路者,是真理的揭示者,是梦想的建筑师,更是专业权威和严谨的代名词。而这样一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身份,跟偶然、意外之类的词语似乎是格格不入的,但ACF实验室创始人、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伟,却是

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伟:

以知识与专注夯实科研基础

坚持和创新让科技支撑生命

 

误打误撞结缘化学实验,不断学习为成功铺路

 

科学,是一个熠熠生辉的字眼。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是科学的探路者,是真理的揭示者,是梦想的建筑师,更是专业权威和严谨的代名词。而这样一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身份,跟偶然、意外之类的词语似乎是格格不入的,但ACF实验室创始人、佛山林至高分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博伟,却是误打误撞地推开了科学试验的大门。

 

王博伟是仿生吸能材料领域的科学与技术专家,也是该领域颇有名气的创业者。作为科技工作者,他从06年开始,带领团队开展人工软骨仿生技术、极限缓冲吸能材料、以及冲击保护解决方案的研究、论证、和产业化工作,荣获几十项发明专利,完成多项国家标准、主持数个政府立项扶持的科研与科技成果转化项目,为守护人体的安全和健康做出了卓越贡献。作为创业者,他所销售的产品涉足运动、医疗、鞋服、箱包、防爆防弹、汽车防撞、航空器缓冲等领域,孵化并经营多个企业项目,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

 

但鲜少有人知道的是王博伟并非材料学科班出身,他在大学时主修法学,后来读研的专业是可持续发展,而当时来广东也只是因为临时游玩,却机缘巧合地留了下来。

 

对于这段经历,王博伟回忆道:“实际上我刚到广东的时候在一家台资的化学材料企业呆了一段时间,也是从那里接触到化学试验的。”

 

而王博伟对化学试验的第一印象也颇为有趣:“我第一次看到高分子材料的化学试验,就觉得这场景太熟悉了,从小看到大,这和我奶奶我母亲做馒头的配方和工艺没什么两样:面粉是一种主原料,水是另一种主原料,发酵剂就是小料或助剂,三者混合并搅拌均匀后,在一定的温度、压力、时间等条件下,流体变成固体,原料变成材料,做馒头和做化学试验异曲同工,正所谓隔行如隔山,但是隔行不隔理。”

 

正因为对身边事物时刻保持着热情和好奇,王博伟也尝试着按同样的步骤做试验。经过多次摸索,他发现了化学反应的奇妙,不仅液体可以变固体,而且可以变成各种不同物性和形态的东西。基于强烈的兴趣和对简单配方、工艺的了解,他觉得这种方式完全可能做出特种功能材料,但不明白为什么这家公司只做普通材料,于是想到了给董事长提建议,为了更有说服力,王博伟花了二十多天时间在网上查文献、在书店找资料,终于挤出来几段自认为不太外行的建议。但事与愿违,当年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得到的回复却是:“这不现实…不可能。”这样不留一丝余地的否定,让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失望无比。回忆往事,王博伟表示:“当时只觉得一盆冷水给我拍下来了。”

 

期望与现实的落差如天上地下,巨大的、突如其来的心里落差,瞬间充斥在了一个正好处于叛逆期的小伙子身上,立刻能量爆棚,逆反的年龄和倔强性格在此时被非理性无限放大,促使这个年轻人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做了一个当时无法理解、却后来改变他一身命运的决定。

 

“虽然遭到了否决,但其实我也就是在那一天那一刻,下定决心要去做这件事情了,第二天就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找了一些原料,买了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然后一间屋子自己住,一间屋子做试验,厅里面堆材料,就是这样开始了所谓的试验,和所谓的实验室。”王博伟回忆道。

 

用书本筑起知识大楼,跨学科打通科研任督二脉

 

如果刚开始的王博伟对化学领域而言还是新人,那勤奋好学的个性就是让那段时间成为他科研生涯重要知识积累阶段的关键。

 

“当时我基本上是把能查到的文献、能找到的书都找了一遍,没钱买就坐在书店看。找到点感觉和方法就去尝试,做试验,前后差不多做了有一年零三个月,做了好多好多的报废品,事实上没有哪怕是一个是可以有用的,当时除了能把液体变成固体外,没有任何的高性能或差异化的东西,不过倒是基本上把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体系给弄明白了,明白之后才发现,原来当时的董事长确实没骗我,很多想法就是异想天开,有些东西理论上就行不通,是真的做不出来。”

 

一年多的努力宣告失败,第二次的打击难免让王博伟心生郁闷,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自暴自弃,而是争分夺秒地用知识充实自己,等待下一个机会崛起。

 

“发现做不出来其实心里还是挺郁闷的,但我这个人一郁闷就干两件事,一是睡觉,二是看书。所以那个时候就天天看书。后来在新华书店遇到一个老人家聊起这件事情,他跟我说你这种情况看样子是行不通的,不过你也别灰心,一个学科有它的假设和前提,有它的局限,专家也有知识障,但你可以尝试跨学科、多维度、多视角,意思是从另外的学科去突破和发现。”这样看似平常简单的安慰,却为王博伟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王博伟查看物理和力学方面的资料时,无意间找到了一个力和时间的关系,可以通过延长材料弯曲形变的时间来减缓冲击力,这个发现让王博伟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从之前的想到哪里就试到哪里,到有了具体的研究方法和初步的研究方向。这时候试出来的材料在性能上有了一些提升,但之后将近半年的时间还是没有大的进展,那个阶段的研究还是以失败告终。

 

而通过理论知识的不断充实和融汇贯通的运用,先后六七年间,王博伟在实验中逐步融入了高分子化学、材料力学、仿生学、数学、超材料等学科中和仿生吸能相关的知识内容和方法论,在跨学科学习和实践运用的过程中,总结普遍性的规律并找到差异化的本质,慢慢形成了ACF实验室自成体系的理论体系和技术模型。当然,这是后话。

 

从生活小事开拓新思路,仿生技术为科研增光彩

 

接二连三的失败并没有让王博伟就此丧失信心,他凭借自己敏锐职业嗅觉和深入的洞察力,在生活的小事中,寻找到了新的方向。

 

“后来为什么接触仿生的东西呢,其实也是很偶然的事情,当时有一个朋友,说是半月板就是膝盖软骨出问题了,做手术很痛苦,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奶奶,也是因为这个问题一条腿残疾了,记得有一次奶奶摔倒后躺在地上抱着那条腿足足有二十分钟无法起身,很痛苦的样子,我也很痛苦,再加上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试验却一事无成,就觉得心酸,我那天哭了一个晚上,满脑子是我奶奶的那条腿和关节软骨的景象。第二天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做人工软骨,我要让像我奶奶一样的人不再痛苦。”王博伟道。

 

而善于联系和假设的王博伟很快就有了新的想法:既然自己做出来的材料有一个结构,关节软骨也有一个结构,那么如果将材料的结构做得跟软骨的结构一样呢?是否有可能做出真的软骨?而软骨不就是天然的最好的缓冲材料吗?

 

而一如既往,每次有新的想法,王博伟首先做的就是查文献、找资料。接下来的三四个月都在找软骨和仿生方面的资料,而命运总是眷顾努力的人,他真的找到了一个软骨的微观结构图,进而发现关节软骨是一个蛋白质健链接的三维超微结构,在大约20到200纳米,接下来,就是用化学方法认为地把这种结构做出来。

 

“虽然之前对这件事情还是一知半解,那时候也没想过能不能真的内置,但是就一门心思地想要把人工软骨做出来。”王博伟说。

 

也就是这样,凭借着一腔热血,王博伟开始接触仿生结构,他想要做一种可以无限接近于人体关节软骨构造的仿生材料,至此,才真正确立了明确具体的研究方向。“当时想着第二天就能做出来,我要是知道这一做就是六七年,估计当时就不做了”,王博伟回忆说。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新的难题又毫不留情地横在王博伟的眼前。

 

“虽然明确了研究方向,但还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毫无章法,后来想到了数学中的排列组合,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试一遍,总能试出来个东西吧。但当我们做了排列组合后发现,按照我们的试验方法和速度,把所有可能性做完大概需要一两百年的时间,完蛋了,我当时就有一种瘫痪的感觉。”好在那个时候王博伟已经有一个专业的研发团队了。

 

后来王博伟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家外资企业三十五年的研究资料,公司老板还为他拓宽了国内外的一些重要人脉,这些意外的收获让王博伟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加上一些专业人士的加盟也加速了这个进程,在2011年6月份的时候,王博伟带领其团队在实验室做出了人工软骨构造的仿生结构,该仿生材料的吸能性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生物相融的问题、粘液分泌的问题、临床的问题、认证的问题……每个问题都像天山一样不可跨越,至此,人工软骨仿生材料内置的研究彻底失败。

 

但上天关闭了一扇门的同时,又打开了一扇窗。虽然知道研制成品作为内置软骨并不成功,但基于材料的特殊,王博伟还是将材料送到了国外检测,而检测结果却让他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材料已经被确定不能内置,但在做冲击测试的时候发现ACF能吸收近70%的冲击能量,测试的人说这个数据世界领先,我说你在开玩笑吧,我以为他知道我做失败了故意安慰我或者开我玩笑,我知道材料的吸能性能比普通材料要好,但是也没想到会好那么多,后来有几个研究所、还有中科院的朋友也一致认为这个材料绝对领先,无论是性能表现,还是其独特的机理研究,还有几个人主动加盟我的团队。既然不能内置,就拿出来外用,没想到外用的市场需求更大。后来,做了大量的三方检测、技术评估、专家评审、政府立项等工作,我也越来越意识到,还真是做出来了个好东西”王博伟颇为自豪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王博伟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无心插柳,竟带来这么大的惊喜和突破。

 

不留余力专注科研,用12000次失败换取成功

 

如果说王博伟成功背后更多的是偶然和意外因素,那么他的专注和坚持就是让他离命运馈赠更近一步的关键。

 

王博伟与同伴于08年底研发出人工透气泡沫材料,这种材料因有极好的开孔率和支撑结构,适应社会发展需要而投入量产。而批量生产销售所带来的财富,并未能动摇王博伟做科研的初心与决心,他将所获资金全部投入到研发上面。

 

忆及往事,王博伟说道:“我们对研发的投入是很极端的,除了电脑要好一点,几乎当时赚的所有的钱都投入到研发里面去了,甚至有好几年的时间我还穿着高中和大学时侯的衣服。而那时候做材料试验,小小的一块材料成本大概要90到160元,一个礼拜的试验废弃品可以堆满一小间屋子,但我们也还是坚持下来了。”

 

在06年3月份到11年6月份之间,王博伟及其团队的材料试验超过12000余次,期间产生了1500个左右的有效配方。在16年的时候王博伟及其团队更是凭借其中两个配方获得政府1250万元的立项扶持。当时也有人跟王博伟开玩笑说:“你两个配方就拿了一千多万,那你1500个配方,不得拿一两百个亿啊?”这虽是个玩笑话,但是科技变现在现在的中国并不是神话,从实验室到科技成果转化,再到市场化、资本化,ACF孵化的几个项目发展迅速。这些成绩并没有让王博伟懈怠,更加促使他不遗余力地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奉献给了持续科研和产业化工作。

 

科学家变企业家,不变的是责任与担当

 

尽管王博伟在产业界做得风生水起,赢得了不计其数的掌声和喝彩,但其实做企业并不是王博伟与同伴的初衷。他们最初的计划是是通过实验室做技术输出,但为了避免单纯的技术输出导致配方和工艺泄露,王博伟将技术连同工厂模式一起输出,还带领团队自主设计、制作生产机器,而这实际上也就是实验室进行产业化的过程。

 

“实际上我们当时做这个机器不是为了量产,只是中试,然后做整体的解决方案输出,但是没想到中试的机器产能很大,就当时我们四个研究人员一天做的材料,可以供应四个五六千人的鞋厂做鞋子一个月,我记得当时有德国彪马的找我们买材料,后来美国的NB也来了,他买我就卖,就这样把工厂给做起来了,后来就卖材料,就没有做整体方案输出,都是比较意外的事情。”

 

纵观中国,王博伟是少有的当了科学家又当企业家的角色,说起不同时间段对自己的身份定位,王博伟也有自己的思考。

 

“其实我对自己的定位在每个阶段也是不同的,高中的时候,受家里影响要成为一个法律人,大学的时候什么都看,法律的、逻辑的、科学的、心理的、商业的、设计的,那是一段迷茫期,之后的14年都在做仿生材料的试验,说白了就是一个科技工作者或者一个实验室民工,心里想着哪天能成为一个有成果的发明人、科学家;但这个想法在16年发生了转变,我想科技成果只有市场化了,才有价值,因为金子埋在泥土里,其价值与泥土无异,是发现赋予了它价值,这个发现就是市场化,我不能像金子一样等着别人来挖,我不想只当个臭老九,人不能像物体,一定要成长和改变。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努力地将自己从一个科技工作者转变为一个企业人、一个创业者,为此,我还专门读了格勒诺布尔大学的工商管理博士,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说到原则,王博伟表示,自己坚信可能性与可持续,十四年来,ACF实验室就是在制造可能性;而在科研立项和企业立项时,王博伟有个三原则,即产品必须同时具有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这三点同时具备就是可持续,而可持续发展正是王博伟在里昂三大读研的专业。也正是这种积极正能量的个人与企业价值观,让林至科技ACF实验室始终保持硕果累累、蒸蒸日上的经营状态。

 

必然和偶然隐藏成功奥妙,持续的努力让命运馈赠不流失

 

而当千帆过尽,王博伟回味起自己的人生历程,心中不免暗自庆幸命运的安排,他总把意外和偶然挂在嘴边,认为自己的成功有很大的偶然因素。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成功是必然的,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现在想起来其实有点庆幸,因为科学发现这种东西实际上是不可控的,如果不是正好碰上了,做一辈子没发现也是常事。”王博伟道。

 

最初的研究就一个目标,就是作出ACF人工软骨仿生材料,但是一直没做出来,后来做出来了也没法内置,却在这个过程中无意间做出来了好几个其他的特种功能材料,如开孔率达到90%的ABF人工透气泡沫,回弹率达到84%的ASF人工弹簧材料,还有AMF……就拿ASF举个例子,我们当时有一项工作就是不能让材料有反弹,就是要在冲击经过材料时消灭反作用力,但是有一次明显是搞错了,只是惯性使然就没有停下来,做完后没想到不但没消灭反而增大了好多倍,这些材料的参数比普通材料都高出了好几倍,做错了也有意外收获。

 

而材料的应用也是充满着偶然的因素,王博伟最早也不知道材料能用在哪里,有个朋友在国外一个鞋子品牌,跟他说做双鞋垫试试,就拿材料做了鞋垫,如果那个朋友是做汽车的估计就做汽车配件了。不过后来还真做了,由于仿生技术和缓冲材料应用的广泛性,逐步涉及到运动、医疗、鞋服、箱包、汽车防撞、航空器缓冲、高铁减震、军工等多个领域,逐渐形成了科学研究、标准制定、检验检测、材料销售、护具鞋垫、企业孵化等业务体系的生态系统。

 

创业最需端正心态,失败暗含成功哲学

 

而说到自己成功的秘诀,王博伟坦言,其实自己的概念里并没有成功这个词,甚至也没有失败两个字,因为他始终相信试验,相信尝试,就是试错然后成长,做科研如此,做企业如此,人生亦如此。

如果非要找几个词来概括,王博伟说的几个词是:可能性、可持续、一致性,还有专注。

 

“我想三观是非常重要的,我基本上是一个科学的世界观、试错并成长的人生观,还有上面提到的价值观,这个太重要了,你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你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世界是不确定的,不确定就意味着可能性;我相信人类一定要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我做的每件事情都必须同时具有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如果这三方面缺了一个,那我宁可不做;再者就是一致性,最大的一致性就是你的梦想、使命、愿景、价值观、行动、以及结果的统一;另外一个就是专注,在一个点上做着持续的正向的积累,ACF我们做了14年了,我相信我们这辈子一直都会做下去。”

 

而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企业家,他也给当代创业年轻人提出了建议:“如果还要给建议,我想说说内心的感受,一是不要恐惧未来,你担心的那个未来90%不会来;二是不要后悔过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要搭上今天的运道;三是不要活在他人的期望当中。这样,你才能够静下心来,做一些真正重要的事情。”